首页 > 新闻 > 专家观点 >

风雨十年路-我和IP Office不得不说的故事

2014-09-17 13:54:05   作者:神州世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总监 韩桂启   来源:CTI论坛   评论:0  点击:


  2002年,告别工作了两年的化肥厂,我只身北上,踏入通信的圈子。同年,IPO进入中国,主打中小企业市场。我和IPO的出道时间相差无几,此后结下不解之缘,开始十余载的相伴之旅。

  真正接触IPO是在2005年,在国内某运营商内部客服中心项目中我第一次安装IPO。这个客服中心,主要受理这家运营商内部员工IT相关问题的报障,坐席分布在美惠、菜市口和望京三个办公楼。当时这家运营商的办公电话系统采用Avaya Definity G3si,软件版本很低,不支持分机的异地部署。IPO闪亮登场,我们推荐的方案是IPO 403加第三方中间件,坐席终端采用Avaya IP电话。

  Avaya成熟的VoIP解决方案、运营商稳定的数据网络,貌似稳操胜券、水到渠成。没想到在测试阶段就被浇了两瓢凉水。IPO 403部署在美惠,菜市口和望京的IP话机死活注册不上。两边互Ping IP地址没问题、跑其他应用也没问题。运营商向来自信,压根没怀疑是他们的网络,我需要定位故障原因,并提供分析报告。

  那年头,我对H.323协议略知一二,绝对谈不上熟悉。在望京捣鼓了三天,丝毫不见起色。客户对IPO的方案产生了怀疑,并下了最后通牒,我们还有两天时间。真的束手无策了,坐以待毙吗?关键时刻,王毅来了!那时王毅是Avaya厂家IPO产品的售后工程师。我俩各拿一个Hub在两边抓包测试,用了多半天时间,确认是网络问题。拿着我们抓到的日志,和客户的网络工程师确认。他们排查了很久,给了我们一个震耳欲聋的答复:有一台路由器不支持H.323协议,My God! 调整网络后,IP话机分分钟就注册到了IPO上。

  如今王毅已是Avaya大师级人物,想必他不会忘记那段做消防队员的岁月。

 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,VoIP应用越来越广泛,组网渐成主流。从早期的柯莱特3套IPO(2005年)、瑞泰人寿6套IPO(2006年),到近期的高朋团27套IPO(2011年)、华夏人寿一期108套IPO(2012年)。项目规模越来越大,遇到的问题越来越复杂,我对H.323的越来越熟悉。

  最近几年,还做过很多采用SIP协议的项目。比如有很多客户大规模采用第三方SIP话机。2011年实施了第一个第三方SIP话机的项目,200门。当时还没有相关案例,心里相当没底。实施过程很顺利,客户对使用效果非常满意。从方案设计阶段的顾虑,到项目实施阶段的从容,IPO使我信心倍增。随后实施海鑫科金项目(600门)和中标集团(500门)项目时,感觉得心应手、游刃有余。除了SIP分机,还有很多SIP Trunk的应用,比如IPO和Lync组网。经过这些项目的历练,对SIP协议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

  做过很多IPO项目,遇到过很多牛人。我记得2008年,在昆明实施过一个小型呼叫中心项目,那好像是国内第二个IPO全套呼叫中心项目(第一个是王毅实施的中铁快运项目)。这个项目涵盖了CCC、Contact Store、Wallboard、UMS、VPN话机等IPO呼叫中心组件及UC功能。客户老板是个年轻帅气的英国小伙子,据说是子承父业。这位小老外对IT和通信非常精通,他让我知道可以把IPO和国际SIP服务商互联节省长途话费、可以利用国际DID号码将世界各地的呼叫汇总到IPO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他没有居高临下,没有目中无人,他的谦逊没有让我感到任何困窘。

  上面提到这些项目记忆犹新、历历在目,但让我感触最深的莫过于华夏人寿全国VoIP组网项目。从前期方案设计、售前支持、系统测试,到后期项目实施,我参与了其中的每个环节。

  华夏人寿原来使用一套国产软交换平台,系统的稳定性、呼叫处理能力都无法满足客户需求。我们推荐的第一方案是采用Avaya Aura解决方案,将原系统的SIP网关注册到Session Manager,充分利旧,降低成本。C公司和一个国产品牌也是采用利旧的方案,但据客户反应,C公司已经测试了一周,结果非常不理想,呼叫接通率惨不忍睹。客户要求我们尽快安排测试。我和左(成)大师从下午4点开始,一直搞到晚上10点,虽然测试效果比C记要好很多,但依然达不到客户要求。

 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最终的方案,总公司采用Avaya Aura,108个分公司(包括省分公司、单列市公司、中支公司)采用IPO,设备间VoIP组网,实现全网统一拨号方案。还很清晰的记得投标时的情形,客户要求下午三点到场,接近十点时才结束。对于我们来说,那七个小时是漫长的。道路是曲折的,结果是美好的,IPO中标!

  又一个难题出现了,客户要求2个月完成108套系统的切割。切割工作不能影响业务,只能在非工作时间进行。全国一百多个点,大多数是地级市,很多地方交通不方便,比如内蒙古鄂尔多斯、四川凉山等地方还没通火车。不用说切割,就是到每个地方刻一个“到此一游”,都不是一件容易事儿。

  毋庸置疑,这将是一场举全公司之力进行的一场攻坚战。综合地理位置、交通环境等因素,我们把108个城市分成若干战区,并在一张大号中国地图上逐一标注。同时标注的还有城市间的行军路线,整体战区布局。将作战任务详细分配给了从全国抽调的15名工程师。看着地图上的圈圈点点,我找到了沙场点兵的感觉。

  我们的作战方针是做好充分准备、有条不紊、逐点突破。两位久经沙场的老工程师负责做离线配置模板。模板包括系统基本配置、组网路由等。每个省做一份模板,实施工程师根据模板为每个点做离线配置文件。为保证万无一失,把所有设备在公司加电、升级、调试,并进行不低于24小时的烧机测试。一百多台主机、近两百个模块,铺满了办公室的每个角落。幸好IPO采用无风扇设计,噪音很小。

  现场工程师的工作很简单,第一天到达现场,测试当前线路,晚上切割并测试。第二天上午培训,然后赶往第二个切割现场。作为作战总指挥,我密切关注着每个战区的进展,并及时调整作战方案。

  仅仅用了45天,我们完成所有的切割,各路大军胜利会师。这不仅仅是一个项目,更是神州世通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。

分享到: 收藏

专题

亚洲AV综合网影院